仍然保持了基本阵形的完整

时间:2020-06-04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战前布置的时候,谈可军就吃了很大的亏。谈可先到战场,布置的很好,阵形比较完美。可是,在战场永远没有最好的阵形,只有最适合的阵形。竟龙寒针对对方三军各自的优点,合理使用自己的兵力,对谈可军各个击破,他根据战场情况的变化不断变换阵形和兵种,一直是使用兵种相克的优势和对方打,这就立于不败之地了。谈可过于谨慎,没有听从左将军的建议,失去了一次取胜良机,他轻视了对方,也没有想到竟龙寒那数十人是早已消失的疯兵,这种战术只有竟龙寒还可以使用,也没有料到对方有猛兽兵,到了战争的最后阶段疯兵都死了,猛兽兵也死了不少的时候,才想起火箭可以克制猛兽兵。竟龙寒从谏如流,谈可刚愎自用。竟龙寒先败而后求胜,先胜而后求战,谈可先战而后求胜,先胜而后求败。谈可用人古板,实质上是一人用兵,竟龙寒至少是本人、竟龙倩、竟龙斗、丹将军四个人各用奇计,相机而行。谈可最擅长的是扩大优势,却不能有效的在失败的时候尽量减少损失,竟龙军虽然乘胜攻击的能力弱一点,不然谈可早就败得一塌糊涂了,可是善于在各种情况下采取弃子等战术最大限度的保存实力,才能够最终取胜。战争正式开始,鲜血注定又要染红这片土地。左将军是一员猛将,可是头脑不是很灵活,他就按照谈可的命令先将竟龙寒等人团团围住,然后才下令攻打。这个时候,数十人很快就能够被淹没了,他已经等不及以后了,亲自带人冲上去。以前左军就是攻无不克的,这一次敌军的力量弱的可怜,更是手到擒来,他认为。没有杀那些山民,只是派人看着。竟龙寒见对方的做法正合左军的心意,当下很是高兴,立即下令:“杀!”命令一下,那些人各自扬起头,运了一下气,将强行压下的翻腾不已的内气调上来,人就立即变了,一霎间眼中充满血丝,身上透出强大的死亡气息,作为人的理智几乎完全泯灭了,有的只是杀戮的冲动,这个时候,他们简直不是人了,而是战斗的工具,死亡的代名词,冥王的化身。“杀!杀!杀!”他们也喊了起来,可是他们喊的是那么的疯狂,那么的执着,就连在疆场上拼杀了几年、十几年甚至二十多年的谈可部下,都感到从心底泛起凉意来。这不是人的声音,他们想。不过,他们毕竟是谈可的左军,并没有被吓坏,而是仍然挥动兵器冲过去。这些人披着厚重的铠甲,身上又透出一股浓烈的杀气,一般的兵器根本劈不开铠甲,就连那些锤斧之类的重武器,打到身上也不能够使他们有多大感觉,因为他们已经没有痛感了,有的只是杀戮的欲望。大刀举起来,劈下去,无论是兵器、人,还是马匹,立即被带有巨力的锐利坚固的大刀劈开,不一会儿,已有一百多人死在地上,于是,死去的马匹,分成几半的人类尸体,被砍断的兵器,弃掷一地。再看竟龙军,居然无一死伤。假如是谨慎过人,熟知兵法的谈可,立即就能够弄明白这是怎么会事,也能够立即调整战术,对付这些狂人。可是,这里的统兵将领是有勇无谋的左将军,他见到这种情况,还认为是因为对方都是猛将,立即大喊着冲了过去。一枪奔雷闪电般刺出,力透重铠,他甩手将死尸跑出两丈开外,大喊一声:“随我杀!”可是,他固然是威猛无筹的猛将,别人可不是,虽然这些历来战无不胜的将士强行压着心底深深的恐惧之感,冲上前去,却都是如同飞蛾扑火,自取灭亡。不一会儿,死亡人数已经过了二百。而竟龙寒部下,仅仅死了三人,而且全部是死在左将军枪下。竟龙寒看左将军已经冲到阵中,这才拔刀而起,凌空一刀劈出,虽然和左将军前面还隔着两个人,这一刀的刀气却直达左将军头上。时间如同忽然间凝固起来,一刀之下,万物如同消失了一般,天底下只有这一刀的刀气。好霸道的一刀!这一刀杀死过三名不可一世的武林雄杰,十六名一流刺客,都是一刀毙命。因此,有人说这是必杀的一刀,并起名为“天斩地诛刀”!可是,这一次,虽然左将军刚刚杀死了三名本来应该杀不死的竟龙寒部下,仍然有余力接下了这一刀。长枪一横,罡气爆发,接下了这“天斩地诛刀”。一身沉闷的响声过后,四溢的罡气将别人冲得摇摇晃晃,战马哀嚎中倒地而死,他自己也栽了跟头,又退了一步。但是,他立即电般飞起,一枪刺出。“原来是‘封日挡月枪’难怪你身经百战,体无片伤!佩服!”竟龙寒由衷赞叹说,“这可能是天底下唯一能够接下我这一刀的武功了,而且你练到居然还有余力还击的地步,真是不可思议。”说话的同时,他又一掌推出,竟然空手正击在长枪上。“啵”一声巨响,坚固的精钢长枪居然片片断裂,只有左将军手中的一段靠着真气的保护还比较完整。“大力碎碑掌!”左将军脸色微微一变。不过,左将军虽然吃了亏,对手吃亏更大,强大的反震力使得竟龙寒气血翻腾,竟龙寒强行压下伤势,踉踉跄跄退了几步,神色黯然的说:“难怪能够轻易刺破重铠,原来含有‘洞玉玄功’的力量。寡人第一次战败,不过你恐怕也无再战之能了。”左将军也是身受重伤,“大力碎碑掌”就连精钢长枪都能够震碎,他能够保住性命已经很不容易了。他的确占了上风,又是以一对多,仓促应战,也不敢再逗留,急忙飞身退出,他的部下没有一人能够跟过来,他也连马都战死了,败得很惨。事情没有完。虽然竟龙寒比他受的伤还要重,可是他不必要再管了,唯一对自己部下能够造成威胁的人已经被毁掉伤害能力,那就不用怕了。左将军从手下手中要了一匹马,一把枪,强行杀了两人,伤势复发,眼前一黑,吐血昏迷过去。这样一来,左军失去了灵魂,在红着眼厮杀的敌军面前都陷入了恐怖的深渊,立即都纷纷掉头跑去。于是,左军自相践踏,人马亡者不计其数。就在这个时候,忽然抬着棺材到了左军左方的山民打开了棺材,从每一只棺材里面居然跑出一支猛虎来,一起虎吼连连,斜地里杀了过来。那些山民也的确是山民,没有太强地战斗力,可是人人都能够驯养老虎,也不知道是从哪里弄来的这么多老虎,一起冲向官军。在老虎面前,战马纷纷吓得栽倒在地,不少骑兵被摔死摔伤,就是没有死伤,没有了坐骑,也就跑不快了。于是,在老虎和竟龙军的双重追杀下,立即土崩瓦解,部分往后跑,部分往中军跑,大部分成了伤者和死者,倒卧在战场上。根本没有过多长时间,谈可“攻无不克,战无不胜”的左军就不复存在了。更严重的是,不少人往这里跑过来,不但影响他们去挡住猛虎,也影响他们布阵抵抗中军竟龙斗的突然猛攻。不过,重铠骑兵的确是重铠骑兵,并没有惊慌错乱,仍然保持了基本阵形的完整,挡住了竟龙斗的猛攻。谈可下令左方的五百人下马,让过左军零散的退兵,挡住猛虎和竟龙军。由于是重铠兵,在和猛虎以及那些疯子都得时候,劣势虽然还在,却已经不太明显。这个时候,右军也出现了急变。开始,竟龙军骑兵在战术超群的丹将军的带领冲了过去,可是一到了弓箭的射程内就忽然停下,箭矢纷纷射出,射死了部分官兵。军中法术师见到情况不妙,赶紧使用各种法术保护己方士兵。但是,竟龙军军中也有法术师,他们立即使用法术和对方对抗,虽然人数少一些,力量弱一些,可是他们只防守不进攻,力量比较集中,却也抵消了大部分法术。因此,官军虽然伤亡人数不太多,可是那些对弓箭兵极为忌讳的长枪兵还是不断有人倒下。右将军自然很是恼火,下令长枪兵出击,直扑对方的轻骑兵。竟龙军的轻骑兵自然不是对手,要是大战必定败得很惨。可是刚刚升为左军统帅的丹将军根本不和官军的长枪兵正式接触,而是利用轻骑兵的速度优势迅速后退,将官军拖垮。右将军知道这样做不妙,下令停止追击,可是敌军再次追过来,又是一阵弓箭袭击,官军再次出现伤亡。就这样你进我退,你停我上,来回几次,官军死伤累累,可是竟龙军几乎没有死伤。丹将军利用娴熟的战法给敌军不断造成伤亡,终于激怒了右将军,使他有些丧失理智的命令急速追击,追了不一会,就把体力弱的法术师抛开了。丹将军见时机已到,下令绕过对方的长枪兵直扑后面的法术师。在来去如风的轻骑兵面前,失去保护的法术师虽然奋力自保,也使用法术伤害了对方一些人,可是对方也有法术师,而且一旦骑兵杀到法术师里面,使用法术往往连带着将自己人也杀死。等到恍然大悟的右将军带着气喘吁吁的长枪兵赶到的时候,法术师基本上全部躺到了地下,只有个别使用飞行类的法术师跑走了。这一次,丹将军不再跑了,而是让法术师制造各种结界、漩涡等,将长枪兵拦在前面,而后让轻骑兵使用弓箭一一射杀。于是,长枪兵也受到了很大的损失。左军全部崩溃,右军受到重大损失,谈可的中军也变得岌岌可危。然而,谈可毕竟是百战百胜的统帅,行事十分谨慎,见情况不太妙,只有中军在自己的指挥下利用柯法师的法术阻止那些迷失本性的人的冲进,有些成效,而重铠骑兵又极为精锐,起码可以抵挡一阵,就派人下令伏兵速来救护右军。再说埋伏着的神威将军,等了一阵,见到己方逐渐失利,就下令迅速出击,不待帅令。副将急忙阻止:“不行,谈统帅未下帅令,军令如山,将军——”神威将军立即截断了他的话:“救兵如救火,再耽误一切都完蛋了,还怎么能够执行帅令。再说,谈统帅的命令是‘除非敌军溃逃或者山上下来援兵,不可轻动’,那就是说出现严重的局面还是可以动的。谈统帅肯定不久就要下令,我们现在去实际正好,就算有处分本将军一力承担。”到了这个时候,副将也无心再劝了,只是叹息:“谈统帅带兵向来算无遗策,神威将军大可不必如此。”神威将军想了一下深叹说:“末将对谈统帅也是无比信服的,不过今天情况有些特殊,说完一马当先。半路上,遇到谈可派的人,让他去救护右军。“不行,竟龙寒既然能够轻易攻破左军,又大破右军,还给中军带来了很大的压力,肯定就能够大败中军,之所以能够僵持到现在就是因为神威军没有出现,他要保存一定的力量。假如神威军去救右军,必定成为僵持之局,那个时候他们肯定是绝招尽出,恐怕中军也保不住,那样我们就要全军溃灭了。”“关键时刻一定要听从军令,这是谈统帅根据整个战场的局势做出的一致安排,就算将军的分析是正确的,也不能随意行事。”传令兵冷哼,“将军莫非居然这么不信任此次化险为夷的谈统帅么?”神威将军身子一颤, 天线宝宝一码中平特急忙带着神威营杀向了右军。“谈可呀谈可, 香港黄大仙必中六肖你果然做不到壮士断腕呀, 管家婆一肖一码免费大公开这次你败定了。”竟龙寒脸上显出了淡淡的微笑。“放箭!”竟龙寒对那些迷失本性的人大声喊道。这些人已经基本上迷失了本性, 香港六合内部传真只靠着针灸、药物、法术刺激提起的力量勉强分辨敌我,一心一意的杀人。他们不知道躲避,可是厚重的铠甲将他们围得密不透风,弓箭也罢,寻常兵器也罢,根本伤害不了他们。他们没有疼痛感,身体得抗性又大,就是重兵器打在身上也仅仅是摇晃一下身子而已。不过,对大王得赤胆忠心使得他们心底还记着竟龙寒的声音,听了他得命令,立即将刀背在后面,取出弓箭射了出去。他们的力量都被激发了出来,全身都是使不完的劲,一箭射出,劲道惊人,就连官军中军的重铠都挡不住,一箭一个,很快中军就被射杀一大片,被冲了一个大口子,而被他们死死封住的猛虎也就冲了进去。这些猛虎受到严格的训练,并不是咬死一人就要分吃,而是立即放下去咬下一个,因此给中军带来的威胁很是严重。谈可感到情况十分不妙,恐怕自己真有可能全军丢在这里。他大喝一声:“全军弃马,坐阵迎敌。”坐阵和站阵是孪生兄弟,一个适宜守,一个适宜攻。对于谈可来说,这样部成圆阵坐下守卫的经历已经好久没有了,他或者还有部下几乎都认为不会再出现这种局面了,不过出于谨慎,对这种阵形的训练并没有减弱,“练兵千日,用在一时。”今日的情况表明,他以前的苦心没有白费,虽然在混乱的战场,对方有着猛虎和疯狂的士兵,自己部下还是很快就部成了极为坚固的防守。猛虎虽然厉害,可是在训练有素的战士面前却也是不断的伤亡。虽然阵线一度被冲击的后退,人员也受到极大的损伤,可是整体阵形没有乱。谈可的目标是等到最为精锐的神威营解救了右军后,两方合力,定能够大败竟龙寒。竟龙寒见谈可临危不惧,应对有方,防御艺术使用的炉火纯青,不禁暗暗佩服:“谈可呀谈可,有你这样的对手,也是我的幸运呀,防守、进攻这些基本的战阵之学我都不如你呀,可是奇谋诡计,临机应变你还是不如我。”“中军强弩掉过来,猛击敌阵!”竟龙寒下令。弩,是冷兵器时代类似弓的一种远攻器械,也可以看成是装有张弦机构(弩臂和弩机),可以延时发射的弓。射手使用时,将张弦装箭和纵弦发射分解为两个单独动作,无须在用力张弦的同时瞄准,比弓的命中率显著提高;还可借助臂力之外的其他动力(如足踏)张弦,能达到比弓更远的射程。弩的关键部件是弩机,弩机铜郭内的机件有望山(瞄准器)、悬刀(扳机)、钩心和两个将各部件组合成整体的键。张弦装箭时,手拉望山,牙上升,钩心被带起,其下齿卡住悬刀刻口,这样,就可以用牙扣住弓弦,将箭置于弩臂上方的箭槽内,使箭括顶在两牙之间的弦上,通过望山瞄准目标往后扳动悬刀,牙下缩,箭即随弦的回弹而射出。由于弩的发射比较费时,而且持弩的士兵又不便兼用其他武器,所以弩手常在其他士兵掩护下编成“上弩”、“进弩”、“发弩”等组,轮番连续发射。在“守隘塞口”中,更能发挥其威力。但是到骑兵大规模纵横驰骋之时,由于强弩不便在马背上使用,遂逐渐衰落。然而这个时候,竟龙寒祭出了强弩。既然对方在那里死守,就不用担心时间和被攻击了。破坐下部成的圆阵,强弩的作用还不是一般的大,无论多么厚的铠甲,在强弩的面前都是脆弱的可怜,因此很容易就被撕开了很多口子,而猛虎和那些疯子般的猛士就冲了进去。“向右军靠拢,调神威营从后面进攻敌人中军!”见到竟龙寒的战法,谈可不禁心底直冒冷汗:这个竟龙寒究竟是什么样的人,竟然一次次使出本帅绝对意料不到的怪招,我方实力明明强过他很多,却打得这样吃力?这人的兵法运用看来不在我之下,开始虽然听说他很厉害,还认为主要是因为他凭险而守,一次次等到官军退兵的时候突施奇袭而已,没有想到居然这么厉害。他不得不开始扒东墙补西墙了,这样有一定的危险,可是也顾不得了。这个时候,神威将军和右军夹击竟龙军的左军,已经显出成效。竟龙军左军统帅是战术超群的丹将军,从某种意义上说,丹将军跟着竟龙寒打仗,学会了竟龙寒的主要战术,他个人又是富于创造力的智将,军事指挥艺术绝不在竟龙寒之下,以往也常常独当一面,这一次竟龙寒更是将整个左军交给了他。他带的只是五百轻骑兵,外加一些骑马的法术师,主要是玄术师。本来,对付对方的右将军,丹将军充分利用轻骑兵的速度优势和法术师的法术能力,使用巧妙的战术,那是游刃有余,眼看过不多久就能够整个击溃对方,偏偏这个时候对方的神威军居然过来了。无论他多么足智多谋,见到官军的王牌,也绝对不敢掉以轻心。神威营有四百重铠骑兵,都是长兵器,三百重步兵,左手盾,右手刀,三百弓箭手,轻骑,共有一千人,另外还有一百多名应急兵,他们有的是法术师,有的是方士,还有工匠等,是应付各种突发事件的。一见到对方的排列,丹将军就知道来的的确是劲敌,当下立即改变阵形为鸟云阵。鸟云阵是个很利于变化的阵形,根据战场情况时合时分,因为被称为“散如飞鸟,聚似乌云”,所以取名为鸟云阵,也是一个用处非常大的阵势。在敌情不明的情况下,使用这个阵势最能够因势利导,避免不必要的损失。面对敌军的王牌,丹将军采用这种阵势的确是明智选择。神威将军见到对方的阵势,当时就笑了:“难怪右将军吃亏,对方的确是个深研战争,善于变化的好手。不过,在我面前,你可是死路一条呀。就算你的兵法战阵强过我,高手公式资料可是我的实力要比你强的多,其实最好的战略也是最简单的战略,那就是以强凌弱,以众欺寡。”“轻骑兵十人一组,百人一队,将敌军四处奔逃的路截住;重铠骑兵击杀被困敌军,一个不许漏网;重步兵和法术师缓慢推进,逼敌后退,乱其阵形。”神威将军下令说。刚和右将军交手的时候,杀死杀伤对方近千人,己方死伤不超过一百人,而且基本上都是被法术师所伤。现在,和神威军一交手,就有一百多人横尸马下,而神威军却几乎没有伤亡,丹将军头上冒汗。神威营不愧是神威营,神威将军也不愧为神威将军。这样下来,自己的五百轻骑兵撑不多久就要全军覆没了。丹将军急忙将分散攻击的残部聚拢来,往中军靠拢,边射箭边后退,法术师也都聚拢过来,交替攻击,同时派人飞速跑到中军求援。破了对方的鸟云阵,迫使丹将军合军,神威将军极为高兴,他并没有直接在后面跟着追杀,而是命令重步兵跟在轻骑兵后面直接往中军赶去,要求拦住对方,不使丹将军和中军会合,全歼于此。重铠骑兵跟着对方的轻骑兵边战边行,占尽优势。丹将军明知道轻骑兵和重铠骑兵交手是找死,可是实在也退不及,又见对方的轻骑兵那样子,神色一寒,命令伤兵留下阻挡追兵,余众全力撤退。“好一个‘弃子战术’,这人肯定是个博弈好手!”神威将军笑了起来,可是轻骑兵虽然冲击力不如重铠骑兵,速度却比重铠骑兵快得多,再加上弃子带来的时间,神威将军的重铠骑兵的确撵不上了,只好全歼弃子,而后全速追赶。赶到对方的轻骑兵附近的时候,竟龙斗亲自率领的五百勾镰枪已经赶到,部成了一字长蛇阵,将对方的三百轻骑兵包了进去。勾镰枪兵是从长枪兵化过来的,是竟龙军的独特兵种,对付轻骑兵真是小菜一碟,他们利用兵器长的优势,不攻人,专割马蹄。不一会儿那些轻骑兵已经死伤大半,而勾镰枪兵还是伤亡了了。不过,重铠骑兵也到了,他们自然要去救。丹将军采用弃子战术换得了时间,立即布置拒马、挖壕沟,布铁蒺藜等物,而法术师也都加如了防守,守得铁桶一般,既然轻骑兵斗不过重铠骑兵,那就不斗了。神威将军竟然是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三百轻骑迅速的全被歼灭,一时狠得牙痒痒的。神威军的应急兵将各种障碍好不容易清除掉,丹将军的轻骑兵已经离开了,而竟龙斗的勾镰枪兵也赶到了,正好可以和重铠骑兵交锋。神威军的重铠骑兵是谈可军冲击力最强的军队,他们的战马也都是久经训练的,就是遇到竟龙寒的猛兽军也未必落于下风。可是遇到专克骑兵的勾镰枪兵,仍然是吃了亏,他们刚刚将障碍全部清楚,还没有做好战争准备,就有不少人被杀死。神威将军明白,假如继续这样下去,重铠骑兵肯定要全军覆没,于是下令重铠骑兵往两边伸长,分开,让后面刚刚赶来的重步兵来对付勾镰枪兵。这也是极为正确的选择,勾镰枪兵虽然厉害,但那是针对骑兵而言,特别是轻骑兵。而勾镰枪兵仍然属于轻步兵,轻步兵和重步兵交手,那是肯定要吃亏的,何况对方是神威营的重步兵,里面还有一些法术师。可是竟龙斗根本不和重步兵交手,他的勾镰枪兵使用一字长蛇阵继续攻击重铠骑兵,而丹将军的轻骑兵这个时候已经休息了一会儿,吃了东西,力量恢复了一些,他们又使用锋矢阵直插对方的重步兵里面。对于手持刀盾的重步兵而言,轻骑兵的速度优势能够最大限度的发挥出来,而锋矢阵“其形如锋,其速如矢”,是最利于快速突破敌军的阵形,有人将锋矢阵称为锥形阵,其实两者也有一些区别。从作用上来说,锥形阵突破对方阵形的能力也很强,而且一旦突破就很容易巩固,还能够不断扩大突破口,是最适合决战的阵形之一。锋矢阵的突破作用比锥形阵还要强,而且往往是多点突破,可是锋矢阵的致命弱点是突破后难以巩固,骑兵之间决战的时候往往是突破进去的人出不来,进多少死多少,因此不适合决战,这是单求突破速度不求巩固的阵形,带有一定的冒险性质。可是,面对重步兵,丹将军根本不怕进去的人后路被断,而是以最快的速度突进,一旦进入重步兵里面,成了混战局面,不但法术师失去了作用,就连重步兵也成了砧板上的肉,很快就伤亡重重。这还是因为是神威军的重步兵,不然早就全军溃败了。神威将军又是气愤又无可奈何,自己最怕什么偏偏就成了什么局面。这个时候,右将军的长枪兵刚刚赶到,他们的速度比较慢,还不如神威将军的重步兵。神威将军见到他们,急忙让右将军将长枪兵分成两部分,一半去和对方的勾镰枪兵交锋,一半去应战对方的轻骑兵。长枪兵对付轻骑兵那固然是得心应手,对付勾镰枪兵也带有一定的优势。勾镰枪攻马蹄极为方便,和步兵斗反而动辄得咎。可以说,对方的兵种没有适合和长枪兵交锋的。丹将军和竟龙斗当然也明白这个情况,因此尽量使局面陷入混乱,等到神威将军将军队渐渐聚拢起来的时候,就急忙摆开纠缠,后退起来。本来,他们想要将神威军全歼,可是神威军过于强大,临危不乱,虽然伤亡很重,但是聚拢变阵太快,才保留下来一部分。不过,这个时候神威军的确失去太多了,轻骑兵全部阵亡,其它的也受到很大损伤,一千人余下不足五百。其实,丹将军和竟龙斗本来可以多杀一些神威军,不过为了保存实力,在对方的阵形再次成型的时候及时撤出了,然后轻骑兵先走,勾镰枪兵断后,往中军而去。这个时候,竟龙斗将围攻谈可中军的猛兽兵掉了过来,扑向长枪兵。长枪兵虽然也很强大,是谈可百战带出来的劲军,可是见到猛兽还是恐惧异常,很快就溃不成军了,四散奔逃,甚至将剩余的神威军也几乎冲散。神威将军见状大怒,下令部下部成圆阵,重铠骑兵在内,重步兵在外,不管来的是哪方的军队,只要对几己军有威胁,杀无赦,才保证了神威营残军的完整性。猛兽来到,这些人虽然害怕,可是奋勇厮杀,猛兽不能够前进一步。竟龙斗对丹将军说:“神威将军是谈可军唯一的亮点,只要完全击溃这一支,我们必定大获全胜。”丹将军摇摇头:“不可能,这人用兵如神,手下又是谈可军最强大的神威军,估计谈可百战百胜他没少立功,不过锋芒却一直被左军占了,他的神威军一直做预备队,难得有几次出动,真是可惜了。”“那么,我们留下充足的人马困住他吧,余下的调往中军,帮助大王击溃谈可的中军,然后回师此处,神威军仍然非败不可。其实,正是由于神威将军以前都是按照谈可的命令行事,而神威军使用的不多,他才能保住位置,不然谈可这种百战百胜,认为部下只需要服从命令,不能自行其是的统帅怎么会让这样的人登上这样的高位。”“这真是英雄所见略同,哈哈!”重步兵在外对付猛兽兵,正是针尖对麦芒,重步兵厚重的铠甲,使得猛兽难以下口,因此可以打个平手。而阵内的重铠骑兵随时可以冲出去对付对方的骑兵。这样的安排虽然灵活性不高,难以移动去救助中军,可是足可应付对方各种进攻方式,自保有余。在另一个战场,竟龙寒使用强弩手对付谈可铁桶般的防御,却是效果奇佳,给对方造成了很大损失。谈可等着神威军来救,却等不到,他发现竟龙军中军不断抽走人力,明白神威军被挡住了。在这种情况下,死守是不行的,对付强弩手的最佳战术就是利用骑兵的速度优势迅速冲过去,使得频率慢的强弩手措手不及。既然猛兽军已经离去,那些疯兵虽然厉害可是持续时间短,已经先后战死或者累死了(虽然没有疲累的感觉)他没有了后顾之忧,就下令转守为攻。竟龙寒中军现在还剩下五百名弓箭手(一半是强弩手),五百名杂牌军。谈可左军本来是两千重铠骑兵,现在剩下的还有一千左右,再加上左军剩下的数百残军,和失去疯兵和猛兽兵的竟龙寒交锋那是占尽优势。很快,竟龙寒部下就受到了一定的伤亡。可是,谈可没有想到,对方的勾镰枪兵转过来一些,挡住了重铠骑兵,没有过多久,猛兽兵居然又转了过来,合击在中军的谈可骑兵。同时强弩手反调到右军去进攻神威军。这样一来,谈可的骑兵立即又陷入及其不利的地步。而神威军,遇上强弩手,自然也不敢继续防守了,神威将军立即命令重步兵分开,骑兵全力冲锋,赶到强弩手面前去冲杀。让强弩手和冲到跟前的重铠骑兵交锋,如同寻死一般。可是由于勾镰枪兵和猛兽兵大都撤走了,留下的不多,而神威军由守转攻的速度又太快了,一时没有能够挡住,使得强弩手受到了很大的损失。不过竟龙斗和丹将军再次采用了弃子战术,后面的强弩手后撤,前面的丢掉强弩,使用刀尖和神威军对抗,留下的自然全部战死,撤走的被不多的勾镰枪兵和猛兽兵拦住。虽然将这为数不多的猛兽军和勾镰枪兵杀死,就能够将敌军完全击败,可是神威将军却没有做。不是不愿,而是不能。现在他的军力也已经很弱了,不能硬拼,只好撤回重铠骑兵,将重步兵派过去。竟龙军这里还有不少轻骑兵,他们不是骑兵对骑兵的和重铠骑兵交锋,而是和重步兵厮杀。于是,双方不断变换阵形,斗得难解难分。再说中军,谈可见到对方的变化,实在是头疼不已,他下令将军中带来的引火之物缠到箭上,点燃后射出去。这被称为“火箭”,对付猛兽兵是最适合的战术。猛兽怕火,射中射不中见火就逃,反而伤害了不少竟龙军。勾镰枪兵倒是特别适合破火箭,于是在忙乱了一阵后,竟龙寒将猛兽军撤走,使用勾镰枪兵对付对方的骑兵,仍然稳占上风,谈可等到这个时候还不见晓日山上出现异变,感到情况有变,心中气苦,下令右军不惜一切代价过来救助。神威将军得到这个命令,看看不足五百的神威军和右将军所部不足一千的步兵,心中也是极为苦涩。他对右将军说:“我们假如灵活的进行攻守转换,还可和他们打个平手,要是强行冲过去必定要大败,还是请谈统帅后撤,我们断后吧。”右将军不满的说:“谈统帅有难,神威将军居然见死不救么?”说完,带领部下强行冲过去。猛兽兵这个时候已经全部调了过来,而且在两军僵持时设置了很多障碍,数百轻骑兵终于杀了过去的时候已经所剩了了。竟龙斗分出一部分人和中军的一部分人合击之下,右将军战死,右军全军覆没。神威军人数虽少,仍然在右军给对方造成了很重的威胁的时候奋勇杀过去,给对方造成了一定的伤亡。可是,等到右军全军覆没,竟龙斗和丹将军再次合军后,神威军又被迫陷入苦战。得知右军全军覆没,又见不到神威军,谈可这才不得不承认大势已去,只好挥军后退。这个时候,神威军也边退边战,最终和中军会合,开始断后,使得谈可军总算没有全军覆没。只要退到大营,那里还有两千生力军,虽然是地方军,可是和这个时候人数锐减,疲惫不堪的竟龙军斗也可以起到扭转乾坤的作用。而谈可,也派人去调里面的一千人来接应。可是,一直到了大营不远,还没有见到援军。谈可感到不妙,就想派人去看,营中出现一支人马,领头的居然是个女人,她就是竟龙寒的宝贝女儿竟龙倩。“你们怎么还有余力攻破我军大营?”谈可大惊,“你们不是只有两千多人,都投入了战场么?”“谈统帅对弊国了解多少?两千人之说不过是我们放出的假信息而已。”谈可脸色微微一变,他忽然冷笑说:“你太小看本帅了,这个数目绝对不假,是从多个渠道得出的数字互相印证后得出的。你们来的恐怕都是女人吧,本帅千算万算还是忘了哲恶是个色鬼,被你们使用美人计骗了,而且——”后面的话他停住了。“而且由于他们对你都过于相信,没有想到谈统帅居然也会败,也没有想到我们居然敢真正夺营,所以我们一群女人过来,就说是被大王抢走的良家妇女,乘山上主力和你们对阵的良机跑了下来,而且我们也的确没有一个人会武,就骗住了你的猛将哲恶,这些地方军更是好办,因此兵不血刃的就用饭菜下毒等方法夺了大营。谈统帅,你们已经彻底失败了,那些嫉妒你的人绝对不会放过你,皇上也会借机杀了你,本公主劝你还是弃暗投明,归顺弊国吧,那样不失封王之位。”谈可仰天长叹,最后又冷冷的说:“本帅为我国征战二十余年,一身所有早已归属国家,怎么会投降你这叛逆?三军健儿,给我冲!”于是,重铠骑兵立即往大营冲去。营前布有鹿角、拒马等物,还挖有很多深沟,等到好不容易冲进去,营中已经没有一个人影了。忽然,谈可想起了什么,下令立即退去。可是已经有些晚了,大火烈烈燃起,谈可军陷入一片火海。虽然有一些人及时退了出来,也所剩不多,而且大都焦头烂额。这时,最终大败神威营的竟龙军也追了过来。竟龙寒再次劝谈可投降。谈可却拔剑自杀,只是希望谈可放过自己的残兵。竟龙寒呆呆站了好久,让自己的军队退回去了,放过了对方余下的将士。云端,飞龙看得神炫目驰,半天才说:“打得好热闹,都挺有本事的。”九头飞兽笑了:“当然了,这是‘铁骑纵横’时期最精彩的一战,也是谈可一生中唯一的一次败仗,他百战百胜,因此战败后反而不会保存实力,最后落了一个全军覆没的下场,实在可惜。”“难道谈可以前的对手都很差,军力也不强么?”“不是那么简单。”九头飞兽叹息说,“以前的对手中,熟读兵法的多了,不少人还是身经百战,战斗力强过竟龙军的也多的是。”“可是,这一次为什么会败,看了这么久,还是不太清楚,就是感到竟龙寒他们调兵调的很频繁。”“主人这一点看得不错,这也是他取胜的重要原因之一。总的说来,谈可的军力优势更大,运用好了本应当必胜的。”“都是什么优势?”“论兵,最强大的是神威军;论将,武功最高的是左将军,接着是竟龙寒、莫冬衣;论总人数,谈可军有绝对优势;论兵法战阵,第一的是谈可,其次才是丹将军、神威将军、竟龙寒、竟龙斗等人;论经验,还是谈可军更强;论法术,最强的是雷大魔导师,其次柯法师,而且法术师的总人数谈可军是对方的两倍左右;论地形,谈可军先到,地形略高一些,也占优势。”“可是,他们还是败了。”飞龙很疑惑,“这么大的优势不应该败的。”“一般不应该败,应该大胜才对。可是对于这一仗来说,谈可的失败那也是必然的,战前布置的时候,谈可军就吃了很大的亏。谈可先到战场,布置的很好,阵形比较完美。可是,在战场永远没有最好的阵形,只有最适合的阵形。竟龙寒针对对方三军各自的优点,合理使用自己的兵力,对谈可军各个击破,他根据战场情况的变化不断变换阵形和兵种,一直是使用兵种相克的优势和对方打,这就立于不败之地了。谈可过于谨慎,没有听从左将军的建议,失去了一次取胜良机,他轻视了对方,也没有想到竟龙寒那数十人是早已消失的疯兵,这种战术只有竟龙寒还可以使用,也没有料到对方有猛兽兵,到了战争的最后阶段疯兵都死了,猛兽兵也死了不少的时候,才想起火箭可以克制猛兽兵。竟龙寒从谏如流,谈可刚愎自用。竟龙寒先败而后求胜,先胜而后求战,谈可先战而后求胜,先胜而后求败。谈可用人古板,实质上是一人用兵,竟龙寒至少是本人、竟龙倩、竟龙斗、丹将军四个人各用奇计,相机而行。谈可最擅长的是扩大优势,却不能有效的在失败的时候尽量减少损失,竟龙军虽然乘胜攻击的能力弱一点,不然谈可早就败得一塌糊涂了,可是善于在各种情况下采取弃子等战术最大限度的保存实力,才能够最终取胜。”“我明白了,虽然武功、法术弱,兵力也不太强,主帅能够用自己的长处攻敌方的短处,听从部下的好建议,谋而后动,随机应变,还是能够打胜仗的。我,不会武功,不懂法术,可是我聪明,只要学好兵法,再吸收他人的长处,也可以成为一个名闻遐迩的良将,我要成为第二个竟龙寒!”九头飞兽吓了一跳,心想主人的未来可是做一个平凡的人呀,那样做岂不是扭转未来吗?而且,也不符合主人本来的意图呀。不过,这个飞龙体内的确流有竟龙寒的血液,说不定还真能够成为一代名将呢。不行,一定要想方法阻止,要让他生活的时代没有战争,那样他就没有机会成为名将,最多能够纸上谈兵而已。

  近日,由上海体育学院中国乒乓球学院和新松机器人自动化股份公司合作研发的乒乓球发球机器人庞伯特M-ONE正式公开亮相,这也是全球第一台可量产的用机械臂持球拍发球的机器人。记者犹记得多年前采访施之皓时,从中国女子乒乓球队金牌主教练,到上海体育学院副院长、中国乒乓球学院院长,转型后的他有个梦想,“要造出能拿世界第一的乒乓球机器人。”如今,这个梦触手可及。

  原标题:旅客暴跌99%!香港迎史上“最冷”五一

,,香港三码中特资枓

上一篇:第九章山匪流寇(11/72)

下一篇:没有了